李克强: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技能培训服务
习近平在江西调研并主持召开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座谈会纪实
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看中国经济新动能
 ·[视频]川幺妹谭钧尹演唱四川非物质文化遗产资产《川幺.. ·[视频]微视频:文明交流之道 ·[视频]《亚洲文化嘉年华》看这里!完整版 ·[视频]一个大洲,2400种“你好”开始的对话 ·[视频]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主题音乐片《声声慢•致文明》 ·[视频]文明之光 照亮未来 ·[视频]重磅微视频|发展之桥 ·[视频]真实!儿子祝老妈母亲节快乐遭“双重”嫌弃:天.. ·[视频]外国网友集体膜拜这个中国小姑娘:真的是太厉害.. ·[视频]全国防灾减灾日重磅微视频:《我来》 ·[视频]气晕了!和女友吵架太激动 男子手指僵呈“鸡爪.. ·[视频]俄罗斯一客机降落时起火 致41人遇难(现场图) ·[视频]薪火相传 不负韶华 ·[视频]劳动节催泪短片:谁是平凡的“超级英雄”? ·[视频]视频回放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开幕式 ·[视频]【微视频】你好,北京!你好,世园会! ·[视频]“引滦入津”:一座流动的丰碑 ·[视频]短视频 | 你知道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英文名吗.. ·[视频]微视频《树》 ·[视频]音箱里的父亲 | 孩子,请记住爸爸的声音,就..

农民工:贵州路桥集团开阳县大坪子隧道工地安全事故频出

发布时间:2017-08-19  来源:中国法治法制新闻网  字体大小[ ]

贵州路桥集团开阳县大坪子工地安全事故频出

多人死亡 受伤农民工索赔难

  本人王世均,男,现年60岁,四川省宜宾市高县人,今年年初,身体硬朗的我随老乡前往贵州省贵阳市开阳县青禾乡的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五分公司大坪子隧道工地上打工,工种为钢筋工。

  2017年4月29日下午15点左右,我在这次有预见性的钢吊垮蹋事故中受伤严重,经过手术,住院治疗一个多月出院中断治疗,如今稍微用力就会感到腹部疼痛,手术后造成左腹部出现一个不明包块,而且逐渐在变大。

  工地负责人提出补偿我8000元让我走人,我不同意。接着,工地管理人员文某军(而其身份证名为:候某军,不知为何不敢以真实姓名示人,连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五分公司相关领导都不知道其身份证名是候某军)大吼:“你滚出去,你这种人该打。如果当时把你压死了就一了百了,大不了就赔钱”。我便接连遭到工地负责人的辱骂、语言恐吓、抢夺手机等威胁,我因恐惧、害怕选择悄悄回老家。回家后,我让我女儿及时给工地负责人联系说明情况。后来,在要求协商补偿事宜的通话中谁知工地大老板余某祥开口就是对我女儿侮辱、谩骂,其言辞不堪入耳、令人发指,使我们备受欺辱。甚至发展到工地大老板余某祥找社会人员冒充劳务公司(此人一直未说其真实姓名)对我们再次进行恐吓,后来经过我们了解,该人员确实不是劳务公司人员。余某祥更是直接说:“我能在贵州路桥拿到工程,不是你能想到的关系……”(均有据可查)

  我们还向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吴飞四次写信说明情况,但仍然没有收到回复,也没有得到处理。甚至最后一次给吴飞书记寄的信件被拒收退回。

  我女儿也多次代表我向集团第五分公司领导沟通协商,最近一次,第五分公司办公室主任涂某等四人协商时,表示同意解决问题,但第二日,涂某主任又电话告知不同意解决。

  可见,路桥集团公司及第五分公司拿我们群众当猴耍、戏弄。

  之所以说本次钢吊垮蹋事故是有预见性的,是因为当天,工地在没有任何安全防护方案、也无总施工和现场指挥、安全员、技术员的情况下,工地大老板余某祥的侄女婿、工地副主管盲目下令作业,随后遂道便发生了二层钢吊垮蹋事故。事实上,我所在的工地开阳县青禾乡大坪子遂道整个工程管理、安全等问题甚是让人忧心,第十标段、九标段等经常发生安全事故,并因此造成多人死亡。

  我所在的第十标段前不久还发生了因无证驾驶挖机导致安全事故而身亡,其家中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儿子和女儿…….

  第九标段,一根6米长的钢筋从塔吊上几十米高空坠落,直接从一名施工人员头部插穿身体直至钢筋插入地面,当场死亡。另外有2名高空施工人员从正在修建的桥上掉下坠亡。
队长曾在闲聊时说,有一处钢筋倒下来一次就砸死了5个工人。

  在这接连发生的事故中不知又有多少家庭从此蒙上阴影……

  希望当地相关部门领导重视我工地安全问题,我们农民工虽卑微,但都是生命啊,每一个生命又都关系着一个家庭的幸福和生活。

  事件详情:

  2017年4月29日下午15点左右,我所在的工地开阳县青禾乡大坪子遂道发生二层钢吊垮蹋事故,包括我在内的四名钢筋工人被压在钢筋下面。

  我们四人被救出后,我受伤最严重,当场感到强烈腹部疼痛,不知腹内伤势情况,只有工地的一名司机和一名伙食团人员把我们四人送到开阳县中西医结合医院检查。

  经医院检查后我被确诊为小肠破裂,急需进行手术,但没有相关管理人员签字,本该五点半进行的手术,延至晚上九点才进行,导致手术错过最佳时期,以致目前稍微用力我就会感到腹痛留下后遗症,久久不能康复。

  我因体内受伤且伤势严重,在医院治疗至2017年5月19日从开阳县中西结合医院转至开阳县青禾乡医院治疗,直至2017年6月4日出院。

  虽然我现已出院中断治疗,但直至今日,稍微用力就会感到腹部疼痛。手术后,由于这次事故造成左腹部出现一个不明包块,而且逐渐在变大。由于当时医院里没有公司管理人员,事后公司管理人员辩称必须要由王世均亲属签字才能动手术。如果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亲属不能赶到签字,那且不是就意味着只能等死。其理由是何等的牵强,其行为是多么的无情,这也就印证了“农民工的命就不是命”,无视“安全第一,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由此可见农民工的人命在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五分公司第十合同段管理人员这里就没有受到应有的保护,更别说尊重了。

  出院后,我找到工地负责人,希望就工伤补偿情况协商。但工地负责人见到我就态度强硬的说“要赔偿就只给你8000元”,而住院治疗的一个多月也没有工资,对此,我不同意。工地负责人就不再理会我工伤赔偿的问题。

  下图是我本次受伤手术后留下的三处伤口,伤口清晰可见,并不是像工地负责人所说的夸大伤情:

 

  对于工伤赔偿,我并非漫天要价,我只要求工地按相关法律规定进行赔偿。工地因安全措施不到位,造成我们民工受伤,落下后遗症是一辈子的事,我要求按法律规定赔偿过分吗?看到工地领导们对我们出卖劳动的民工生命安全毫不重视,令人寒心!

  与我一同被压的另三名工人蒲某付、唐某义、陈某香因受伤较轻,工地负责人当晚就要求他们立即出院,不应该住院,在经过医院检查后于4月29日当晚三名工人就自己相互照顾着出院了,出院以后在工地休息了两三天后,施工方一再要求三人立即上班,不上班就没有工资,而且当时唐某义韧带受伤,走路不方便。但三人受到了施工方给予的强大压力,恐惧害怕,生怕再发生其它事件,三人就决定离开工地回了老家,但施工方也没有给予任何赔偿,而且至今工资也未结清。事故发生至今,唐某义的腿部受伤仍没有完全康复,也不能正常工作。唐某义说他腿部虽然从外看不到太明显的伤痕,但腿部时刻都在痛,回家后因经济困难,只有自己买些膏药贴,以缓解疼痛。如下图:

 

  受伤工友都哀叹,平时我们这个班随时都受到表扬,都肯干,还起得早,现在受伤这个事感觉公司负责人、管理人员太没人情味了。

  这次钢吊垮塌事故的发生其实并非意外,当天由于施工方没有任何安全防护的方案,总施工文某军和现场指挥都不在工地,在明知有风险,不安全的状况下,总施两人员临时指挥,然后就由工地大老板余某祥的侄女婿陈某宏(工地副主管)盲目强令进行作业。果然,在下午15点左右,钢筋垮塌。

  与我一同受伤的唐某义告诉我,事故发生当天4月29日,我们的总施工二老板文某军不在,总施工文某军在和一个女的闹矛盾,那女的离婚,他也跟着去了。如果他在的话,就不会发生了。主管又回去了,安全员、技术员都不在场。另外一个临时请的现场指挥也回去了,姓王,他给老板关系比较好,他是搞其他带班的。只有一个工地副主管陈某宏,陈某宏也不懂,他叫我们开工,我们就开工,这次施工相对于没有固定点,而且是摇晃的,当时有6人绑水平筋,一边三人就绑起走,没固定,大家也没怎么做过,也没看到过,在刚要绑完的时候,钢筋就垮下来了,幸亏有个凳子正好挡了一下,不然我们就都没得命了,20斤的钢筋,120根,就是2、3吨。

  下图是我工地上挂出的“人员信息牌”公示栏,但是上面没有任何管理人员的信息,完全形同虚设,摆设:

 

  下图是贵州路桥集团在我工地上挂出的标语,“安全生产,警钟长鸣”在我们工地上只体现在口号中,实际却是接二连三的发生安全事故,并造成数人死伤: